网游之江湖乱世 - 长篇连载 - 色人党之性吧 永远的免费论坛 - Powered by Se Rendang!

快速获得贡献度:   
请点击复制上面网址,将它发给好友,贴吧,聊天室,论坛,博客等.获得点击后,您的贡献度会自动增加.请不要贴在本坛,否则立刻禁言.
返回列表 查看90750 | 回复45 发帖

网游之江湖乱世  [复制连接]


第十三章 被村长老头推下山崖!

  下线后,慕轻寒带着一身疲倦爬出了游戏养生舱,迷迷糊糊摸到厨房,打着呵欠在冰箱里随便找了些食物一锅煮熟。
  吃着淡而无味的白菜萝卜肉丝清汤米粉,慕轻寒却觉得五味杂陈。
  最近的麻烦,似乎越积越多,几乎超过她能够承受的负荷了。明明只想一心做一个快意江湖的侠女,却接二连三遭受到外界各种因素的“骚扰”。
  这下连颜学长都知道她的“存在”了,而她却一直跟逝水年华有着不共戴天之仇……难道要她一直顶着“落樱飘雪”这个身份混日子?
  哎……真烦……
  还有夜清寒,那位传说中的大神……居然成为了自己游戏中的夫君!实在玄幻了这个世界……虽然跟见面不过几次,但他那冷清的声线却叫她记忆犹新,特别是叫“娘子”的时候……不对不对!她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啊!!!
  慕轻寒腾地烧红了脸,似乎想要掩饰自己的窘态,她胡乱扒光了碗里的食物,迅速收拾碗筷,洗漱沐浴……然后,火速返回房间,将自己埋进被窝里……当乌龟= =
  她摸着自己烫热的脸蛋,轻轻咬唇,似乎为自己刚才的念头而惭愧……啊啊啊!她到底在想什么?!
  于是,她就这样想着想着,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……
  翌日醒来的时候,已是日上三竿,慕轻寒揉了揉朦胧的睡眼,从被窝里爬起。当她的目光落在电子时钟显示的“十点十一分”上时,下意识一惊,整个人顿时清醒过来!
  她大叫一声“糟糕”,手忙脚乱地钻入养生舱里,登陆了游戏。
  果然,云影箫笙、双胞胎兄弟和逆瞳四人已经早早在等候。但几人却没有慕轻寒想象中昏昏欲睡的模样,而是兴高采烈地议论些什么,这让她稍有惊讶。
  四人见她上来,纷纷向她打招呼。
  云影箫笙从议论中回过神,抬头对上慕轻寒的视线,满含笑意的眼中分明是听完八卦后的满足:“落樱姐姐,你上来了!”
  慕轻寒见他们没有丝毫责怪她的意思,心里反而更加愧疚了:“对不起,今天……今天起晚了。让你们久等了……”
  话未说完,就被杀虫日一阵嘿笑打断:“没关系没关系,我们也才上不久。刚刚还在讨论昨天发生的事情,一点也没久等……”
  “对啊,所以落樱美女你就不用内疚了。”月黑风高马上抢过话题,惟恐没有他发言的份,“知道吗?昨天围攻我们的那七个战士,被逝水家族开除了!”他故意将声音放得很缓,颇有几分神秘兮兮的意味。
  慕轻寒一震,“哎?”
  月黑风高一边解释,一边孜孜不倦地发表着自己的见解:“开始我还觉得奇怪呢,为什么我们上来那么久,却一点动静也没有!一看系统公告才知道有那么一回事!那逝水帮主放话说,逝水家族将他们列入了永久黑名单中……这招实在太阴毒了!比直接发布禁杀令还狠呢!如果我是他们,干脆直接删号重练罢了……不过说来也奇怪,逝水无尘怎么知道昨天的事?”
  驱逐出帮还拉入黑名单?逝水无尘还真是还她一个“公道”?不过,他真够恨!枉她还一直以为他是文质彬彬、温文雅尔的书生型人物,没想到却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笑面虎!
  慕轻寒心中暗惊,有些心虚地、慢慢慢慢移开了视线,不时忐忑地应和几声:“对哦,太奇怪了,这是怎么回事?”
  “是啊,的确很奇怪!”云影箫笙几人只顾着急说出他们所知的消息,并没有留意到慕轻寒的不妥。
  “可还有一件震惊全服的事!”月黑风高又适时地“爆”出一个消息,成功勾起了众人的胃口。
  众人屏气凝息,充满期待的眼神锁定在月黑更高身上!然后,听见他慢条斯理地说:“等级榜排行第十的血染衣,居然被逝水家族的人轮白了!”
  众人几乎异口同声大喊出来:“什么?又是逝水家族?!”
  “不是吧?怎么逝水家族老做一些阴险的事啊!” 云影箫笙柳眉蹙起,一脸厌恶之色,“我最讨厌那种自以为是的帮派了,一边打着正义的旗号,一边却去欺压其他无辜的玩家!”
  “说得对!他们实在太可恶了!”这一句话恰好说中了慕轻寒的心声,她连连点头,清澈的瞳眸中亦划过一丝激动的亮光,显然为找到同盟而兴奋。
  不远处一直沉默不语,仰望着浩瀚蓝天的逆瞳微不可见地颤了一下。他缓缓回头,淡淡开口打断几人的谈话:“该回去交任务了。”
  几人皆是一愣,才幡然醒悟过来:“对啊对啊!差点忘了还有任务这回事了!”
  ……
  这一次回程,半路再也没有出现什么事故意外,一路无险。不稍片刻,慕轻寒一行顺利返回到清沙村。
  村长的家位于清沙村正中央,门前栽种着具有标志性的银杏树。一条鹅蛋石铺垫而成的道路从小屋蜿蜒伸出几米远。
  才走近村长家门口,就有一道快如闪电的灰色身影伴随着一阵干嚎迎面扑来!走得最进的慕轻寒习惯性往旁边一闪,却害惨了她身后的月黑风高。
  可怜的月黑风高闪躲不及,被扑了个正着!
  躲过一劫的慕轻寒还没来得及庆幸,就被眼前这一幕惊倒了。
  “呜哇哇!几位杀兔英雄,你们终于回来了!我可想死你们了……”那个灰色物体——不,应该说是清沙村村长,正紧紧搂着月黑风高,没有眼泪,却淅沥哗啦哭个不停,把鼻涕都蹭到了月黑风高的身上。
  其他几人看得目瞪口呆,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动不动,愕然地张着嘴巴,不知所措。
  受害者月黑风高更是当场石化,全身神经猛地绷紧,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额上滚下,一向口齿伶俐的他半晌才挤出一句不成话的话:“村……村长……”
  这位村长大人是不是热情过头了……
  杀虫日不忍自己的兄弟惨遭村长的“毒手”,最先清醒过来,俊眉一挑,大步走上前,拍了拍村长肩膀:“喂,村长老头。”
  “呜哇哇……”继续干嚎,不理他。
  “……”杀冲日黑线。但他仍不死心,提高自己的音调:“村长!”
  “呜……”还是不理他。
  杀虫日终于忍无可忍,凑近他的耳边,吸气,大吼:“村长——!!!”一道雷轰在村长耳边蓦地炸响,村长大人眼神一滞,下一秒触电般松开月黑风高,跳开几丈,手脚乱挥,一脸惊惶地大喊:“啊啊啊!地震了地震了!!!……”
  众人黑线= =‖
  杀虫日一脸无奈:“村长……”
  村长大人歇斯底里地喃喊了好一阵,才停止了尖叫,茫然地“啊”了一声,左盼右顾:“谁叫我?谁?”
  几人见村长大人终于恢复了“正常”,不约而同松了一口气。杀虫日上前一步:“咳,那个,村长,我们是来交任务的。”他特意将声音放得很大,惟恐村长听不清楚。
  似乎被杀虫日这阵朗声唤回了思绪,村长大人终于转过脸,正视几人,恍然大悟地一拍脑门,一副“现在才看到你们”的样子:“哦,对对,任务啊……瞧老头儿我着记性……”
  这时,慕轻寒也终于看清了这位村长的长相,她先是微怔,继而皱眉。虽然那是一张她从未见过的大众老人脸,但那一双精光闪烁的小眼睛却是似曾相识,眼底暗含的狡黠之色分明在“告诉”她刚才那些抽风行为不过是装出来的……会不会,是错觉?但是,那双眼睛真的很熟悉,是在哪里见过呢?
  也许是记忆梗塞,慕轻寒苦思冥想了许久,还是想不出头绪。又听杀虫日迫不及待接话道:“对对对!我们已经杀够400只兔子了,请村长把任务奖励给我们吧!”
  “啊,是啊……”村长应和着点头,感叹道,“几位杀兔英雄真是勇气可嘉!有了你们,清沙村才换得了安宁……你们不知道,那些该死的兔子,几乎吃光了我们的牧草……”村长没有马上拿出奖励,而是喋喋不休地说了一大通“实为人类之福”之类的赞美语,直说得几人昏昏欲睡。
  在村长“魔音”的摧残下,他们终于听到了此刻形同仙音的系统提示——
  叮!
  「系统提示:恭喜玩家逆瞳、玩家月黑风高、玩家杀虫日、玩家云影箫笙和玩家落樱飘雪共同完成杀兔子任务,奖励金钱500,经验100。」
  奖励无非是经验和金钱,虽然微不足道,慕轻寒等人却大喜过望。云影箫笙睡意朦胧的眼睛突然睁大,变得清明,她一脸喜色:“太好了!既然任务完成了,那我们……”就可以离开了!她原本是想这样说的,可话未说完,就被紧接而来的系统提示打断!
  叮!
  「系统提示:玩家云影箫笙已接受清沙村村长委托:帮村长捎口信到东村。」
  云影箫笙莫名其妙地“咦”了一声,一脸茫然地看向其他几人,见他们同样是满脸错愕,猜到他们一定是听到了同样的提示音了。
  可是……她明明就没接受这样一个任务啦!
  这这这……
  云影箫笙怔然:“村长,你这是……”
  村长大人呵呵干笑,充满期待的眼睛闪闪发亮:“呵呵,老头我一把年纪,想让几位杀兔英雄帮我捎个口信到各个村,可以吗?”
  “……”他们还可以拒绝吗?这分明是先斩后奏嘛!
  最最最让他们吐血的是,任务提示后还有一行特别注明的小红字:若选择放弃任务,所有属性点减半!限时:一个时辰内送达。
  减半啊!还不如删号重练!还以为这抽风村长是个慈祥的老头,没想到却是个厚黑的主!
  “等等!”一直呆怔地盯着自己任务面板的慕轻寒蓦然抬头,眸光深邃地望向笑得眯成缝的村长,“为什么我的不是送信任务?”
  在村长说出那句“捎口信”的时候,她察觉到不妥了。原来,她的任务面板显示的不是村长所说的“捎口信”,而是——
  【任务】
  协助村长到云隐山采药。
  任务奖励:由村长奖励。
  任务提示:跟随村长到云隐山,并根据村长的提示完成任务。
  完成程度:未完成
  “今天天气不错……”村长继续呵呵地笑,目光乱瞟,刻意躲开慕轻寒灼灼逼人的目光,“咳咳,是这样的,老头我只有四个捎口信任务,发完了——因为周围只有东南西北四个村嘛!刚好这里有一个采药任务,就给你了呵呵呵呵呵呵……”
  心虚的余光偷偷瞟向慕轻寒,见她脸上的狐疑愈加凝重,赶紧转移话题:“好了,大家该出发了,东边的村口有个传送阵,可以传送到各个新手村,大家快去吧!”
  一直沉默是金的逆瞳也听出了村长话中的端倪,皱眉:“东南西北?”
  “什么?难道我们送信的地点不同?”双胞胎洪亮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。大惊之下,除慕轻寒的其余几人赶紧互相查看了对方的任务面板,这才发现了问题。
  云影箫笙最先表达出自己的不满:“为什么不可以一起做这个任务,偏要分开呢?”
  “是这样了,新手不要要求太高。”村长巧妙地将话题一笔带过,还很好心的提醒道,“出发吧,这任务可是有限制时间呢!”他欢快地吹了一声口哨,招呼慕轻寒:“来吧,小丫头,出发喽~”
  慕轻寒无奈,犹豫地看了队友们一眼,退出了队伍。
  “落樱姐姐,你真的要跟他走?”云影箫笙见慕轻寒跟随村长离开,心里着急,在背后叫住了她。
  慕轻寒脚步一顿,回头露出一个歉然的笑容:“嗯,以后有机会,再也起练级吧!”
  云影箫笙虽心有不舍,也只有点头,还不忙说:“姐姐以后记得联系我们哦!”
  “好。”慕轻寒嫣然一笑,转身的时候,笑容悄然逝去。她心中暗叹:如果有机会,一定会遇上的,只怕这机会,微乎其微吧……
  ******
  匆匆告别了云影箫笙几人,慕轻寒跟着村长进入了云隐山。
  云隐山其实是临近着清沙村的一座高山,苍翠的绿树为山群铺上了翠绿的锦缎,远远看去,被轻纱笼罩的云隐山朦胧飘渺,影影绰绰。云丝在山腰间飘忽,若即若离,带着几分神秘的气息。
  慕轻寒还以为,新手村附近的山必定会“照顾”新手,山路也许会像小山坡那样平坦易走。可是,她却想错了。
  “村……村长,你……你不是说采药吗?怎么一路上那么多药,你都不采?”慕轻寒第N次停了下来,半蹲着气喘吁吁地呼唤着村长。这云隐山的地形实在奇怪的很,不但没有她想象中的平坦,碎石遍地,迂回曲折的陡壁危崖更是随处可见。果然新手号的敏捷太低,根本跟不上村长轻快敏捷的脚步,而且连饥饿值也受到了影响,不断在减少。现在的她可是又饿又累,但是村长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  “哈,这些廉价的药材,老头我才瞧不上!丫头,快走,我让你见识下什么才是珍贵的药材!”村长哈哈笑了几声,头也不回地说着,蹦跳上陡峭的斜坡,丝毫没将隔壁的万丈渊崖放入眼内,那样轻松自如,就好像在平地上走一样。
  “可、可是我……”没力气了啊!慕轻寒叫苦不迭地咬了咬唇,倔强地从地上爬起,拖着沉重的腿跟了上去。
  忽然听见村长兴奋地大叫起来:“找到了找到了!丫头你快来……”
  “什么?”闻言的慕轻寒怔了怔,随即反应过来,大喜过望,“村长,你找到了啊?!”那么她是不是不用再跟着他爬山了啊?慕轻寒这样想着,连力气也不知不觉多了几分,动作迅速地跑到了村长的身边。
  顺着村长指的方向,慕轻寒往崖下一探头,却只看见了一团团棉花般雪白的云雾,不由皱眉,“哪里啊?”
  “这里这里,你看清楚!”村长不折不挠地指着某个方向,语气也似乎为慕轻寒看不见而着急,“你再往前一点,再往前一点……”
  “哪里?”慕轻寒虽心有疑惑,但还是按照村长的话去做了,但瞧了半天也没看到什么。正要收回目光,忽然感到背后一阵劲风扑来,还没弄得是怎么一回事,就有什么重物狠狠撞上了她的背脊!
  她防不猝防,一个趔趄向前扑去——
  前面?慕轻寒的瞳孔猛地收紧!前面可、可是悬崖啊啊啊!
  “啊啊啊——”坠入云雾之下的慕轻寒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,终于她的身影化作一个黑点,消失在云团之下……
  “嘿嘿,想不到小徒媳这么快就用上了老头我做的纱巾,还混到了新手队伍里去了。不错不错,有老头当年的风范。”村长盯着仅留下一片回音响彻的悬崖,自言自语着,手指在脸上轻轻一抹,一块薄透的面皮顺着他手指的去向被撕了下来!薄皮之下,露出一张狡黠而睿智的老人脸。
  老人眼中闪烁着算计的光芒,他犹自笑了:“不知崖底下那个千年老妖婆还是不是爱好收集女宠呢?……嘿嘿,这种场合当然最适合英雄救美了!哈~老头我去找徒儿去……”
  他为自己绝妙的主意感到无比得意,就差没仰天大笑。自说自话着,他蓦地化作一股青烟,悠然飘去……

  第十四章 大难不死,却没后福

  痛!
  这是慕轻寒恢复意识后的第一个感觉。
  细长的睫毛如蝶翼般扑了扑,眼睛艰难地睁开……意外的是,映入眼帘的不是一片刺目的光亮,而是接近漆黑的昏暗。她的四肢百骸如同被抽空一样,浑身酸痛……
  灰蒙蒙的影子在眼前晃荡,慕轻寒大脑接近空白,她睁着眼睛茫然地望着前方。她皱了皱眉,努力回想发生过的事情。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,意识开始慢慢恢复,她终于想起来了……她似乎是被一个狡猾的NPC村长骗了上山,接着被他狠心推了下山崖……然后呢?对了,这里是什么地方?
  她下意识地动了动,却因为扯动了伤口发出了一声吃痛:“嘶……”
  似乎是她细微的声音打破了沉默,她的右侧隐隐传来了细碎的谈话声:“看,她好像醒了……”
  “是啊,要不要过去看一下?”
  好像有一个人向她这边爬了过来,一张尚显青稚的少女的脸赫然出现慕轻寒的眼前,一双的水眸眨了眨,清澈明亮:“……你醒了?”
  慕轻寒一怔,忍着疼痛,慢慢地勉强支起身子,看向面前的少女,疑惑道:“你是……玩家? NPC?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说话的时候,她悄悄打量起周围的环境,这里似乎是一间封闭的小室,没有窗户,几有几缕细微的光线从门缝中透进,让她能勉强看清室内的景物。几个年纪相仿、长得眉清目秀的少女挨成一堆坐在角落,一脸愁苦。
  看样子,似乎是被关起来了……奇怪?她明明是掉下了山崖,为什么会莫名其妙被关进了这种地方?
  “我叫凌雨儿,是一个玩家。这里关的都是被抓来的玩家……”少女一脸忧愁地叹了一口气,悔恨地抱起脑袋哽咽道,“都怪我不听姐姐的话,瞒着她偷偷跑来了这个隐藏区域,被那个千年老妖女抓住了!”
  “被抓来的?什么老妖婆?这里是隐藏区……”慕轻寒着急地问出声,可话未说完,就被角落里其余几位女玩家的议论打断——
  “呜呜,怎么办?听说那个老妖女喜欢收集女宠啊!我可不想删号自杀啊,这个号已经31级了……”
  “可是除了删号自杀,没有别的办法了!隐藏区域不能下线。”
  “对啊,为什么保住清白,只能这样了……打肯定打不过了,那个妖女至少也有一百级以上了!听说以前有些误入这个地方的人都删号自杀了……哎,以前我还不信,所以硬要进来看看,现在后悔莫及了……虽然那妖女是虚拟人物,但是侍寝这种东西,实在太恶心了!”
  有一个女玩家,更是当场哭了出声,“下线后我一定要去游戏公司投诉!”
  “没错没错,一定要投诉!游戏设计者实在太恶趣味了!听说那个老妖女一千多岁了……”
  听着几个女玩家的谈话内容,慕轻寒整理了思绪,大概明白过来她现在处在什么处境了。听那几个女玩家绝望的语气,她似乎是来到了一个可怕的隐藏区域了。隐藏区域……她尝试过这种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痛苦的——不能下线,不能发信,不能与外界联系!上次还算好,而这一次……隐藏区域住了一位可怕的老妖女,并且妖女很喜欢收集女宠,专抓漂亮的少女回来侍寝……实在太邪恶了><
  据说那妖女以及她的手下都有一百级以上?那岂不是连她的大号也打不过她们?
  “哎……”慕轻寒懊恼地叹息一声,支着身子移了几步倚在墙边,顺手往口里塞了一颗有疗伤功能的血药,此刻她眼中的并不是害怕,而是深深的无奈!她刚刚查看过自己的人物面板,小号的级数并没有掉,只是受了重伤,血条也几乎见底了……
  别人都说,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!而她嘛……是大难不死,灾难连连啊!
  她到底招惹上谁了?不过是想好好地玩游戏,却误打误撞惹上了一大堆麻烦!才出狼口又进虎穴……现在能怎么办?删号自杀?小号是没什么所谓,可是会不会连大号都被删除了?
  慕轻寒正陷在两难的抉择中苦苦挣扎着,忽然眼前亮起了一阵诡异的血红色光芒!她心中一震!
  那是删号自杀的光芒!
  “雨儿姐姐!!!”刚才哭泣的那个女玩家失声叫了起来,泪水更加肆意地落下,“为什么连雨儿姐姐都选择了删号自杀?她已经是我们当中最高级的一个了!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?”
  慕轻寒惊怔的看着凌雨儿刚才站立的地方,说不出一句话!她居然真的选择了删号自杀……
  吱呀——
  厚重的铁门突然发出了一阵沉闷的推开声——
  明亮的光线像缺了堤的潮水般涌了进来,慕轻寒不适应的眯起眼睛,迎面而来的陌生气息令她警戒地往后缩了缩,暗地里握起来了武器。角落里的几个少女更是吓得缩成了一团,瑟瑟发抖,睁着眼无措地望着门口。
  一位身穿红绫纱的妖艳女子出现在门口,目光在小室兜转一圈,最后视线落在了慕轻寒身上,涂着丹蔻的细长手指轻轻一指,巧笑倩兮:“你,跟我出来。”
  话音刚落,角落里的几个女玩家皆是不约而同松了一口气,一脸同情地望向慕轻寒。
  慕轻寒依旧不敢松懈地紧盯着女子,眉心轻蹙,疑惑地问:“我?”
  “对,今天就由你为主人侍寝。”女子嘻笑道,高傲地扬起头,“这是你的荣幸!”
  侍寝?她又不是玻璃!慕轻寒眯起眼,眸中飞快掠过一抹深思。她倒要看看她们能耍什么花样,实在不行的时候,再删号自杀吧!
  “好。”于是她很干脆地点头,从地上爬起跟着女子出了门。
  吱呀——
  随着铁门再次关上,小室的光线逐渐褪去。几个女玩家眼神互相交汇,目光中尽是惊讶,她们似乎都有了同一个想法……她什么会答应得那么爽快……她不会是蕾丝吧?
  ******
  碧玉琉璃瓦,淡金色墙壁,精巧的亭台楼阁,金碧辉煌的宫殿式建筑无不透露着奢华的气息。
  慕轻寒跟着红衣女子穿过一道道庭廊,却无心欣赏一路过来的精美建筑。望着女子扭腰行走的身影,慕轻寒细细思量起来。女子几乎不留意她的一举一动,似乎丝毫没有将她当作一个威胁。因为注意到这个细节,她心里渐渐形成了一个主意。
  慕轻寒小心翼翼地环顾了四周,确认没有人后,无声无息地将身份切换回“落雪轻寒”……她迅速换上了冰雪传说套装,紧握着冰天雪舞剑,凝神聚气,然后,一记“明光落月”向红衣女子扫去——
  四周的空气霎时如绷紧的琴弦变得压迫,冰天雪舞剑的剑身一道雪芒流转,连前方光洁的墙壁也似乎感受了剑的锐利,闪出了一道细微的光亮。红衣女子似乎感受了气氛的变化,猛地转过头来,但来不及反应,已经诧异地瞪圆了眼睛!
  戴着面纱的少女一身白衣翩然,无风而动,仿佛是月光下漫天飞舞的雪花,是那么的洁白耀眼。特别是那双黑眸,清澈明亮,带着坚不可摧的自信!
  空气中锐利的气息迎面冲击而来,一把隐约流动着橙色光晕的雪剑正正刺入了她心脏的地方!
  “你——!!!”红衣女子一脸不能置信地盯着眼前的慕轻寒,来不及作任何反应,慕轻寒已经毫不迟疑地拔出雪剑再补上一击!
  第三击接踵而来,红衣女子的表情定格在惊愕上,身子慢慢地往地下倒去,被白光刷新而去,一块朱漆小木牌随之爆了出来。
  看来这个女子的级数不低!几乎可以秒掉90-100级玩家的“明光落月”,居然要三下才能将她杀掉?慕轻寒舒了一口气,弯腰捡起地上爆出的木牌。
  【物品】
  名称:红绫木牌
  红绫宫侍女特有物品,持有者着自由出入红绫宫。(禁地除外)
  红绫宫?应该是这个隐藏区域的名称吧?看来她这样做是正确的,现在要离开简直是轻而易举……只是,哪里才是出口?
  ……
  慕轻寒如同一只漫无目的的迷途羔羊,在红绫宫中胡乱穿梭,就在她因为找不到出口而心烦意乱的时候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清晰传来,远远地有两道红色的身影从一个房间中走出。
  慕轻寒心中一惊,赶紧闪进旁边高大的柱子后躲了起来。
  随着脚步声的接近,清晰的谈话声随之传入了她的耳中——
  “不过是为宫主召一个女宠侍寝,红俐她怎么去那么久?”
  “她不会偷偷跑出宫玩了吧?”另一个侍女接话道。
  “怎么可能,出口在宫主殿旁边,她如果要出去,我肯定会看见她的!”
  “那要不要去看看?”
  话刚落音,周围的气氛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。
  过了许久,终于听到第一个侍女道:“好吧,我们去看看,回来再为宫主准备膳食。”
  脚步声远远离开。慕轻寒从朱漆柱子后探出脑袋,眼中划过狡黠的光芒。咦?原来出口在那变态宫主寝室的隔壁?那等她们回来后,跟着她们走不就行了吗?她们刚才说膳食……
  慕轻寒环顾四周一圈,确认没有敌情后,从柱子后走出,蹑手蹑脚进入了两个红衣女子方才走出的“房间”。
  果然如她所料,这里是准备膳食的地方!慕轻寒望着那热气升腾的蒸笼锅炉,纱巾下扬起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。
  慕轻寒抿嘴笑着,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了一大包毒药,揭开一个个笼子锅子,将毒粉一股脑往里面撒了下去,那样洒脱的动作,仿佛她撒得不是贵值千金的毒药,而是路边随手可拾的沙子,一点也不心疼。
  撒完了毒药,慕轻寒担心药效不够,又往里面下了一大把迷药……
  终于干完“坏事”,慕轻寒唇角的弧度加深,她满意地拍了拍手,在厨房里找了一个隐蔽的角落,躲了起来。
  顷刻,两个红衣女子匆匆回到了厨房,从蒸笼里取出膳食,一边抱怨着:“红俐她到底去哪里了?关着那些少女的地方也没有她的身影。”
  “兴许她已经到宫主那里了,我们先将膳食呈上吧,宫主应该等急了。”两人动作麻利地将膳食搁上托盘,又匆匆踏出了大门。
  慕轻寒连忙起身,脚步轻盈地跟了上去。走的时候还不忘从灶里弄出一把火,点燃了厨房里的一大堆木柴><……
  两个女子脚步急促,不知是因为心情着急,还是慕轻寒掩饰极好,一路上她们都没有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……
  走了好一段路程,传说中的“宫主寝宫”终于呈现在慕轻寒的眼前,那又是一座装饰极为奢华的宫殿。可是慕轻寒的注意力全部都落在“宫主寝宫”……旁边的出口去了……
  两个女子说的果然没错,出口就在“宫主寝宫”的旁边,只是那个地方,也有两个红衣女子在守卫着……
  刚才爆出来的木牌应该可以帮她出去?要不要赌一把?慕轻寒望了手中握着的朱漆小木牌一眼,一咬牙,毅然从藏身的地方走出,走了上前。死就死吧,大不了将那两个红衣女子杀掉嘛!不就六剑!
  出乎意料地,当她从两名红衣女子身旁经过的时候,她们恍如石像般站立着,一动不动,看也不看她一眼。
  轻而易举地离开了红绫宫,慕轻寒回头望了一眼,不能置信地自言自语道:“哎?这么容易就出来了?”
  呃……这样真的没问题吗?
  似乎为了印证她的想法,她才刚走入红绫宫外的那片树林里,就听见身后从红绫宫的方向传来一阵急噪的喧嚣:
  “快!快将刚才离开的那个女的追回来!她是奸细!居然敢胆火烧红绫宫!除了救火的人全部跟本宫来!”
  “可是宫主,您、您中毒了……”
  “先将那个女的追回来!”
  “……”
  愤怒的声音夹杂着凌乱的脚步声,扰乱了这片树林的寂静。
  糟糕!被发现了!慕轻寒大惊失色,惊慌失措地奔入了树林的深处。
  她拼尽全力地奔跑着,尽管落雪轻寒的敏捷已经算是很高了,但那阵阵的脚步声还是不断迫近,让她意识到她和那群人形怪之间的差距!至于被抓住的后果,她已经不敢想象了!
  “宫主,我发现她了!”一个惊喜的声音在她身后很近的地方嚷起起来。
  “拦住她,别让她跑了!”
  连成一片红色身影脚步凌乱却迅速地追赶上来,犹如一团耀目的火焰飞快燃烧蔓延。
  形式迫在眉睫!越来越近了!怎么办?慕轻寒紧握手心冷汗直冒,心中着急无措,一分神,已经接近筋疲力竭的她脚突然一软,身体向前倾,眼看就要往地上栽去!
  她下意识一闭眼睛,一种绝望的情绪从心底衍生而出!哇啊啊,不要啊!她可不要被抓回去!!!
  突然腰间一紧,适宜的力道扶住了她,接着一股熟悉的清寒气息将她紧紧包裹起来,让她受惊而狂肆跳动的心莫名地安定下来……
  “夜……”慕轻寒诧异地睁开眼,在对上一双犹如寒星的黑眸那刻,一个字音凭着记忆无意识地发了出来,可是下一秒,声音就完全梗塞在喉咙里,眼睛睁大,无法相信地看着眼前的人。
  夜清寒!!!
  真的是他!可是,他……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!
  夜清寒黑眸深邃,似乎暗隐着莫名的情绪,他毫不迟疑地拉起她的手就跑,只说了一个字:“走!”
  有了第一高手的速度,他们跟红绫宫那群红衣女子的距离逐渐拉远。可是没跑多远,慕轻寒刚刚放下的心,再次提了起来!
  她惊恐地望着前面的路,又无措地看向夜清寒……不!前面根本不可以用“路”去形容!前面……前面居然是悬崖!这里无路可逃了!
  夜清寒果然在悬崖前刹着脚步,回头,望向那群女子的眼中隐隐生出寒光。
  “哼,看你们还能走去那里!”为首的女人瞪着两人的眼中深含恨意,从她格外华丽的衣着看来,她无疑就是那位宫主了。大概因为中毒的缘故,脸上的浓妆也掩盖不了她那发黑的脸色。
  夜清寒眼睛微眯,浑身突然迸出一股凌厉的杀气,下一秒,手中的剑已飞脱射出,准确无误直插入了红绫宫宫主的心脏位置!!!
  哗!
  红绫宫宫主眼一睁,倏地倒地化作一道白光消失。
  没有料到夜清寒会有那么一个举动!全场震惊!
  “宫主!!!”
  “他们竟敢杀了宫主!我们要为宫主报仇!”
  红绫宫的侍女愤怒地朝两人咆哮!蓦地每个人的周身爆出一团红色的火焰,眼睛亦化作嗜血的赤红!
  “不好!她们狂化了!”慕轻寒失声叫了起来!狂化!怪在危机的时候有一定的几率狂化,而狂化的怪攻击+20%,防御+20%,敏捷+20%,闪躲+20%……而满血的怪狂化,该是那么恐怖啊……
  慕轻寒担忧地看了夜清寒一眼,心乱如麻。他不会想跟那群女子拼了吧?呃,她不是怀疑他的能力,只是那么多人……
  就在慕轻寒胡思乱想的时候,夜清寒突然一把横抱起她,纵身往悬崖跃下!
  慕轻寒只觉掉身子悬空,周围的气流便变得急速,风在身边两侧呼啸而过。她揪紧了夜清寒的衣服,绝望地闭上眼睛,寒气自背脊蔓延而上。啊啊啊!他在做什么?难道他不知道这样跳下去不死则伤吗?可是啊……为什么她跟悬崖那么有缘分?!
  气流的方向骤然改变!仿佛是脚下生出了强而有力的气流,将两人往下掉的身体托起。
  感觉到身体慢慢回升到平稳的状态,慕轻寒惊讶地睁开眼帘,只发现……
  承载着他们的是一只巨大的火红鸟儿,通体火红,犹如滴血朱砂,几欲燃烧。它发出一声响彻云霄的嘶鸣,伸展开几乎覆盖蓝天的翅膀,向着远方飞去。
  ……不同于那群红衣女子妖娆的红,那是一种张狂耀目、神圣的红艳!它的身上,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震慑力,能让人心生畏惧。
  她可能不知道白虎,但她绝对不会不知道这只鸟叫什么!因为她曾在书上读过——
  ……羽族赤而翔上,集必附木,此火之象也……(出自《梦溪笔谈》)
  火的象征……这是……
  南宿朱雀。

 

您是第90751位浏览


我在努力中  

我等你哟!  

我的妈呀,爱死你了  

色人党很不错!

谢谢楼主啊!

自己知道了  

帮你项项吧  
返回列表
上一主题:天生我材必有用21-30
下一主题:【操破苍穹】【作者:不详】【二】